99岁抗战老兵元旦离世 曾是抗日名将戴安澜贴身

作者:admin   时间:2019-01-08 19:01

  99岁抗战老兵欧阳全元旦与世长辞 曾是抗日名将戴安澜贴身卫士
  抗战老兵离世 曾目睹戴安澜牺牲

欧阳全(资料图)

 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,99岁的抗战老兵欧阳全却在2019年1月1日这天与世长辞。欧阳全老人曾任抗日名将戴安澜的贴身卫士,跟随戴安澜将军参与了昆仑关会战,开心消消乐无线魔力鸟,并于1942年跟随戴安澜一道,赴缅甸作战,亲眼目睹了戴安澜将军牺牲的全过程,在戴安澜牺牲后将其骨灰送回国内。欧阳全记忆中的抗战,成为了难得的历史纪录。

  欧阳全的儿媳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目前一家人正在为老人料理后事。照顾欧阳全老人的志愿者组织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,就在几天前,大家还讨论筹备欧阳全老人的百岁寿辰,没想到忽然收到老人离世的消息。为欧阳全做过口述历史的薛刚回忆,老人讲述过往的经历时都很平淡,唯独提起戴安澜的牺牲时才会情绪波动。

  老兵离世

  曾是抗日名将贴身卫士

  元旦“归队”陪伴师长

  2019年的第一天,湖南的抗战老兵欧阳全“归队”了,99岁的他曾在77年前从缅甸的密林中幸运生还,如今回到了他敬爱的“师长”身边。

  “很多史料中,对于抗日名将戴安澜在缅甸抗日时牺牲的经历语焉不详,或者存在多处矛盾,欧阳全作为戴安澜牺牲的亲历者,他的回忆史料价值很高。”口述历史研究者薛刚曾在2018年对欧阳全做过专访。

  在一段“老兵回家”组织为欧阳全做的口述记录中,欧阳全自己介绍说,他1920年出生于湖南耒阳。1937年7月,全民族抗战爆发,有人见17岁的欧阳全身强体壮,就介绍他去当兵,保家卫国。

  欧阳全随即到洛阳,参军入伍。此后不久,欧阳全经人介绍,进入了戴安澜的部队,“由于我身材高大,就被留在师部,做了戴安澜将军的贴身卫士。”此后,欧阳全始终没有离开过戴安澜。

  薛刚告诉北青报记者:“当时的贴身卫士,更多地带有一些勤务兵的性质,欧阳全老人主要的任务是为戴安澜挑行李,由此目睹了戴安澜的最后时光。”

  1938年,欧阳全随戴安澜的部队前往广西,并参加了之后的昆仑关会战。“这一战打得好,虽然时间久了点,但打死了很多日本人,我们也没有一个被俘的。”欧阳全在口述历史的采访中表示。

  “1942年,欧阳全就跟着戴安澜前往缅甸,并参加了同古会战,那是历史上有名的惨烈之战。欧阳全最终死里逃生,但戴安澜却牺牲在了缅甸。”薛刚说,“那是欧阳全一辈子最遗憾的事情。”

  77年后,欧阳全老人回到了他一直敬称“师长”的戴安澜身边,1月3日,欧阳全的家属都在忙着老人的后事,欧阳全的儿媳告诉北青报记者:“老人刚刚去世,目前家里千头万绪,非常忙。”

  从2015年就参与照料欧阳全老人的志愿者组织负责人杨儒森表示,欧阳全老人的离世很突然:“老人99岁了,但身体特别好,我们和老人的家人之前都在想怎么给他过100岁生日,没想到刚刚到2019年,老人就突发疾病离开了。”

  终生遗憾

  将戴安澜骨灰带回国

  始终为师长的牺牲愧疚

  “我亲眼看见,有一次有120多名伤兵,走不动了,怕拖累战友,商量后,自愿靠在一起不走了,让人用机枪把他们扫死了。”面对占据优势的日军,戴安澜的部队损失惨重,欧阳全也在回忆中提到了不少让人倍感心酸的故事。但影响他最深的,还是师长戴安澜的牺牲。

  薛刚说,欧阳全提起自己的艰辛岁月和幸福时光时,语气都很平静,手势也不多。唯独谈起戴安澜离世的经历,欧阳全会变得非常激动。“他会用手给我指,子弹是怎么从戴安澜身上打进去的,怎么从戴安澜身上穿出来,会给我比画当时的创面有多大。他记得戴安澜将军牺牲的具体时间点。”

  薛刚说,欧阳全曾告诉他,戴安澜将军被日军袭击,壮烈牺牲后,随军医生告诉大家,需要及时将戴安澜的遗体火化。“他回忆说,当时大家就将戴安澜师长的遗体火化了,然后特意找了军队里最干净的一块防雨布,把骨灰包起来,然后找了一个印着红十字的医药箱,将骨灰存放在里面,再用电话线给捆起来。”

  杨儒森说,欧阳全曾告诉他,戴安澜将军牺牲时,自己距离戴安澜只有十几米远,为了将戴安澜将军的骨灰带回国,他们一行人背着骨灰,冲过日军的枪林弹雨,将骨灰背回了国。“每次谈到这段经历,欧阳全老人都老泪纵横”。

  让薛刚和杨儒森都很感慨的是,欧阳全对于自己“师长”的死,始终难以释怀。薛刚说:“他是一个军人,有一种忠诚的性子在身体里,会觉得师长的死,和自己保护不周有关系。”欧阳全曾向薛刚回忆说,回国后,欧阳全和几个战友曾拜访过戴安澜将军的夫人,戴安澜的夫人曾对欧阳全等人说:“你们回来了,师长却没回来。”这句话让欧阳全觉得无比愧疚。

  薛刚曾就这件事向戴安澜的儿子求证,“戴安澜的儿子告诉我,确实曾听母亲说起过这件事,欧阳全老人的这个说法是可以对应上的。后来包括我和欧阳全的儿子都曾向欧阳全老人提起来过,说要不要和戴安澜家的人见一下,但欧阳全老人始终觉得愧疚难当,到去世都没有再见过戴安澜的家人。”

  勿忘历史

  近日多名老兵离世

  他们的回忆是珍贵史料

  从缅甸回国后不久,欧阳全就退伍回家了,他在口述历史的采访时说:“在缅甸的时候,我没事就会想母亲给我做的布鞋,加上师长死了,也没什么意思了。”到了1949年之后,欧阳全参加了公安系统的工作,并在人民公安的岗位上退休。

  杨儒森介绍,欧阳全生前保持着非常规范的作息,“每天吃的都以素菜为主,肉只有几片。每天还要看报纸,比如《长沙晚报》和《参考消息》,每天晚上也会收看新闻联播,了解国家大事。”

  薛刚也表示,经历了生死考验的欧阳全,给人的感觉很低调。“欧阳全老人的孩子对他非常孝敬,应该说欧阳全老人的家庭条件也非常好,但我第一次在他家和他相见的时候,他穿着一身衬衫,套着一个外套,都是那种很普通的款式,没有任何时尚的元素。”

  薛刚说,就在2019年1月1日前后几天里,有3名他曾采访过的抗战老兵先后离世,“除了欧阳全老人,还有曾参加过两次长沙会战的王庆平老人和抗战女兵黄玲老人,活着的抗战老兵越来越少了。”

  薛刚表示,目前他收集的包括欧阳全老人在内、做过口述历史的抗战老兵已有200多人,未来这些记录将作为国家社科项目,对社会发布,“希望我们能通过老兵的回忆,让那段历史永远不会被遗忘。”

  文/本报记者 屈畅

  实习生 施世泉 供图/薛刚